您好!歡迎來到統山教育咨詢!電話:020-87568026 020-87560475

護士不是青春飯,跳出體制天地寬(轉載)

——徐小平、楚緹芝咨詢對話錄

  “出國可以是你的一個目標,考研也可以是一個目標,脫離體制也是一個目標。所以,我個人建議你不妨放眼體制內外,看清楚、想透徹護士到底都有哪些發展前景,這樣你的選擇就出來了。我認為360行,是行行出幸福的;你不能說護士這個行業不可為,這本身荒謬的;但是也可以說在傳統體制下做護士,不可久為。那好,趁著你還年輕,又有經驗了,你到一個更加現代化、國際化的醫療機構去是不是可以有更高的收入,接觸到更高層次的人?答案是肯定的。是不是有助于你去考研,去出國?答案也是肯定的。”

  “中國青年的問題來自于傳統體制與現代體制的交替——傳統的體制安全,但是沒有前景;現代的體制有活力,但是又動蕩不安。所以我支持你去改變自己的人生,哪怕什么都不學,就只學好口語。一年以后,或者三年以后你再來找我,如果你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,你肯定也就有發展了——即使你不想做護士了,那就來新東方做老師,也得到解放了。”

  “舉一個例子,你遇到一個病人是房地產商,那就給他打點麻藥,跟他講“我們合作建一個養老院吧”,這樣就把他給搞定了,你的出路也就有了。……請你想想:中國的獨生子女這一代,千家萬戶養老的壓力有多大?你們做護士的,就有責任來做這樣的工作,而且它的市場前景肯定是無限寬闊的——這樣就不僅為你自己解決了作為護士的出路問題,你還可以再雇幾個人,解決更多和你有著同樣困惑的老護士的出路問題。”

護士不是青春飯,跳出體制天地寬

  楚:我是護校(中專)畢業后進入省醫院做護士的,到現在已經五年了。去年我把自考的???、本科都考完了,現在就是想換換地方,有一個更好的發展。做護士這一行,基本上結婚以后就會被認為精力不行了,手腳和眼力都跟不上,也有很多更年輕、更漂亮的護士可以隨時取代我們,所以二十年之后,我是不太可能還做護士的。我們以前學校里的老師也都是這么走過來的,因為年紀太大就沒法在臨床做護士了,我總覺得有一點悲哀。

  徐:但是我知道中國的護士行業肯定是非常有發展前景的。中國的護理水平很低,發展空間很大;不僅護士,整個中國的醫療產業本身都非常落后。但是現在也出現了高檔醫院、涉外醫院,你們的問題也就解決了。假設你是“和睦家”的護士,年薪10萬,你肯定就不會來找我了。和睦家典型地代表了中國醫療產業的發展方向,也是護士的美好出路之一。盡管你不會外語,可能進不了和睦家,那么等而下之,在和睦家和你所供職的醫院之間也還有各種不同等級,包括你們醫院高級病房的護士,薪水也肯定不只2000塊錢。你就去這些地方做,說不定哪天來一個白馬王子就愛上你了,這也是一種人生可能。

  你是在傳統的醫院里面,這樣的機構往往是以官本位為導向的,而不是以病人的滿意度為導向的,所以要想在這里發展應該說沒有什么前途。

     楚:即使這里的體制好,也不是我想要的。

     徐:為什么不是你想要的?說明你還有野心,還有自信,那么你現在還有什么能力?

     楚:我也正在尋找方向。

     徐:你還有什么能力說出來,比如,你已經有本科學位了?

     楚:是自考的學位。

     徐:坦率說這是沒有意義的,但還是要祝賀你??杉偃缒氵@四年沒有用來學自考,就用來學跟護理相關的口語了,你現在的前途也就有了。

     楚:我那時也許還太小,每天就都是吃啊、玩啊,再就是工作,自考也沒有耗費我很多精力。

     徐:現在我知道你的意思了,你來找我是因為自己找不到方向。我現在就以和睦家為例,它代表著你未來的方向。你是有活力的,做護士當然可以去更大、更好的醫院。

     楚:我們醫院在當地就是最好的。

     徐:不對,它的體制不好。和睦家代表著另一種新型的體制。

     楚:體制的問題我看到了,即使換了體制,我也看不出能有多好的發展前景。

     徐:請聽我把說講完,實際上我已經醫治了你的病了,就是要找到一個新的體制。實際上你們醫院的體制肯定也是要變的,所有的醫院都不得不改革,但這一過程肯定要落后于你們的青春,這正是你今天郁悶的核心。你夢想的企業在哪里?和睦家是不是你夢想的企業?有沒有打聽他們那兒的護士一個月掙多少錢?

 

     楚:也不一定,大概一個月六七千、七八千的樣子。

     徐:所以,你的目的本來可以很單純,假設你過去四年都用來學口語,進入和睦家后收入一定比現在漲一倍。因為他們的標準高,收費也高,掛號費就要500塊錢。

     楚:我有一個在上海的同學講過,現在護士出國回來的數量很少,所以進入涉外醫院的競爭相對不是很激烈,她也告訴我要抓緊。

     徐:簡單說,假如你過去四年就只學了英語,現在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,實際上已經可以進入一家外資醫院了,但是你沒有這樣做。在傳統體制下的醫院里,假如你能通過考托福,考CGFNS去美國當然也可以,但是你也沒有這樣做。

     楚:我們醫院的護士里也有去美國定居的,后來還把婆婆、兒子都帶過去了;還有去澳大利亞的,去日本讀研究生的;但是我還是找不好自己的路。我是中專畢業的,還是特別想上學,對考研的情結不能釋懷。

  徐:我建議你不要考慮這些,護士的出路不在考研上。

人生選擇一百種,目標設計要可控

     楚:我的目標不是想掙更多的錢,是不想做一輩子的護士。

     徐:中國正在進入老年社會,你不能看不到這一點……

     學生(打斷):我就是不想做一輩子的護士,因為您沒有切身的體會……

     徐(打斷):我也見過醫生不想做醫生的,老師不想做老師的。聽我講下去,比如說中國正在進入老年社會,但對老年人的護理條件卻很糟糕,你想一家兩口人怎么去照顧四個老人?這說明中國需要更多的養老院。

     楚:也就需要更多的護士?

     徐:錯了,需要更多的女老板。舉個例子,到時候你就去找個房地產商,說我是干了二十年的資深護士,我們合作開一家養老院吧,就能賺到很多錢——辦養老院跟辦幼兒園沒有區別,跟辦新東方也沒有任何差異,都是在為人類提供服務。但你要是真想考研,那就考吧。

     楚:去年我就簡單考了一下。

     徐:那你還來找我干什么?

  楚:我覺得做護士不是一輩子的事情。   

  徐:但問題是做和睦家的護士呢,她們肯定過得特別好。你現在還沒有跳出體制給你框定的思維,中國傳統的醫療制度是要改革的,這是我跟你談話的前提。假如你是從政府部門來的,我會跟你說就好好干下去,因為政府之外是沒有政府的;但醫院之外是有醫院的,你這種醫院的體制之外是有另一種體制的——你要不建立這種思維就死定了,等于沒見過我。

     楚:你覺得我們醫院以后會怎么樣?

     徐:我談的是你的問題。你現在還很年輕,是可以進和睦家的,只要花兩年時間學好口語。

     楚:我總覺得學英文不是問題,找準方向才是問題。

     徐:英語就是方向。在和睦家生一個孩子得花三萬美元,那里的人命就是貴啊,他們賺得也就多。你現在還在為四十歲的時候怎么辦而憂愁,在那干下去,你四十歲就可以退休了。

     楚:即使在那里干,護士的生活也不規律。

  徐:新東方老師的生活也不規律啊。在你的思想中缺少一種對職業的尊重,這樣你是不可能產生對病人的愛的,護士對病人的愛一定是要溫馨的,讓病人感到如沐春風——我沒有當過護士,但是我切身體會過什么是好護士,什么是壞護士。

  所以,你要考研,我并沒有徹底否決掉你這個選擇;我只是想說,你覺得通過考上研究生就能讓自己過得好一點,我并不這樣認為。告訴你一個悲劇,我剛咨詢過一個人,她就是在你這個年齡上考研了,拿到碩士后,人生還是全面崩潰了。

     楚:為什么?

     徐:就因為在你這個歲數上她沒選好道路。讀研恰恰不應該是你人生坐標上的選擇,你的選擇就是和睦家,就是美國、香港、深圳,去那些代表先進生產力水平的醫院。

     楚:我想考研,換個專業,然后出國。

     徐:我不反對,現在這個年齡你什么都可以做,也什么都可以學。但是我在跟你一起探討,什么是最適合你的一條道路。我剛才講過了,你現在去做和睦家的護士肯定是不夠的,你缺少對病人的足夠的愛,還有那種處理復雜事情的應急反應能力,這些都是可以培訓的,但也還只是一臺車的一個輪子,你還需要另外一個輪子,就是英語,這樣你的人生才能向前滾滾而去。

     楚:和睦家也不是我的目標,如果能去那里,我就可以考慮直接出國了。

 

  徐:我知道。你要準備托福的話,其難度等于上了一個四年的英語本科,你可以考托福,再考護士證,但萬一你考不過去呢?所以是不是可以第一步先學兩到三個月的口語,到一家外資醫院工作,然后在工作的時候,再一邊準備托福,而且不要忘記一個東西,假如一個外國回來的華人醫生愛上了你,你可能就和他結婚了,為什么還要出國?

     楚:愛情也的確是一個問題,這是我覺得出國這個選擇也不太好的原因。

     徐:和睦家的客戶都是值得你關注和交往的高層人士。

     楚:我一直在想的是怎么讓自己發展得更好,別人的東西再好也替代不了自己的努力。

  徐:問題是愛情并不意味著自己要放棄努力,一個年薪一百萬的醫生愛上了你,你還是要努力提升的,比如說要學會怎么樣去避免做一個“絕望的主婦”。人生是個無靜止的自我發展的過程,不是說你進了涉外醫院就可以了,或者你考上研究生就可以了,或者你出國成功了就可以了;人生就是終生護理,不斷在職業、愛情、家庭上取得提升。但是你不要只給自己設定一個太高的目標——考托福對于你來說太難了,出國做護士這個目標也太高了——我并沒有否決你,我只是想告訴你,要尋找一下這里面有沒有中間道路可走,是不是可以有一些過渡階段。

奮斗有理非全部,愛情意識關幸福

     楚:我腦子里的問題就是如何找好方向,努力不是問題。

     徐:你這里面有一點點的唯心論,就是認為目標定了,我只要努力就夠了,其實不一定。等到你28歲的時候,考完托福,已經出國成功了,但是如果那時候你失去了對愛的感覺,失去了對歡樂的追求,怎么辦?

     楚:我特別喜歡您說的:人生是要追求幸福的生活,我就害怕自己最后得不償失。

     徐:幸福生活包括哪些要素呢?比如錢、成就感、好的配偶,一個好的配偶對你而言又意味著什么呢?比如說他要英俊。

     楚:不對。

     徐:那是他要丑陋?

     楚:長得差不多就行了。

     徐:他要長得很一般?一個美女坐我面前,說她要找個很一般的男人。氣死我了,這是在侮辱我了。

     楚:真這么想的。

  徐:不對,如果你真是這么想的就不會幸福。他得英俊,他得有錢,他得健康,他得人品好,他的父母也得不錯——這些都需要。那么,假如他的人品極好,形象可以稍差一些;形象極好,他的收入也可以減掉一些;假如他得過諾貝爾獎,是個千萬富翁,還是清華的教授,就是太老了,那你也可以嫁給他,我覺得都不錯,我也會尊敬你的。

  楚:我的標準就是要身心健康,人品要好,還要有些能力。其他如你所說的,要特英俊,特有錢,我都沒有想過。

  徐:你還沒談戀愛,就已經對戀愛失望了,這是錯誤的。你當然需要一個英俊的男人,而且每個人看待英俊的標準也不同,他可能是姜文那種英俊,也可能是葛優那種英俊,而不一定是要其他什么人認同的那種英俊,對吧?

  楚:以前也沒有太多地想過感情問題,別人給我介紹了很多人,我都拒絕了。

     徐:沒關系,你做護士也是一個一個病人來護理的,遇上特別難纏的,你也就學會了今后怎么樣對付這樣的病人——對付男人也是一樣。

     我把你的問題總結一下:你還年輕,有活力,有自信,形象也可愛,學習能力也強,各方面都好,所以出國可以是你的一個目標,考研也可以是一個目標,脫離體制也是一個目標。所以,我個人建議你不妨放眼體制內外,看清楚、想透徹護士到底都有哪些發展前景,這樣你的選擇就出來了。我認為360行,是行行出幸福的;你不能說護士這個行業不可為,這本身荒謬的;但是也可以說在傳統體制下做護士,不可久為。那好,趁著你還年輕,又有經驗了,你到一個更加現代化、國際化的醫療機構去是不是可以有更高的收入,接觸到更高層次的人?答案是肯定的。是不是有助于你去考研,去出國?答案也是肯定的。我的建議就是:你要給自己設置一個可以達到的,可以控制的計劃,我覺得出國去做護士當然是最迷人的選擇,年薪六萬美元,但是這個過程太艱難,太辛酸。

     楚:年齡問題也是我很顧慮的。

     徐:而且你是幾乎不可能在國外解決婚姻問題的。

     楚:是啊。

     徐:你同意這點就好,這跟年齡無關,跟文化有關。你回到中國,可能會哪個男人都看不上;留在國外又哪個都不能嫁——因為洋人是不會孝敬父母的,他們不會跟你的父母住在一起,更不會讓你把工資的一半交給爸爸媽媽。祝賀你能夠跟我見面,否則你就完了。

 

     楚:我也是這樣想的。

  徐:你回去可以把和我對話的感想寫出來。我們在網上研討,到底中國年輕護士的人生出路在哪里。

護士出路百千條,超前意識不能少

  楚:現在,基本上本科畢業生都很難進我們醫院了,我覺得我們的醫院就像一棵大樹在保護我們一樣,要我們再出來,多多少少有一點無助感。

  徐:但是中國的醫院更應該以職業技術為標準,而不是以學歷為標準,來決定人員的進出。你已經有了成熟的護理技能,又有三五年的工作經驗,這是外企最喜歡的。

  中國青年的問題來自于傳統體制與現代體制的交替——傳統的體制安全,但是沒有前景;現代的體制有活力,但是又動蕩不安。所以我支持你去改變自己的人生,哪怕什么都不學,就只學好口語。一年以后,或者三年以后你再來找我,如果你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,你肯定也就有發展了——即使你不想做護士了,那就來新東方做老師,也得到解放了。

  我不能說護士這一行當不可為或者你們那個地域不行,我只能說你也可以有更好的選擇。我舉一個例子,你遇到一個病人是房地產商,那就給他打點麻藥,跟他講“我們合作建一個養老院吧”,這樣就把他給搞定了,你的出路也就有了。在國外有一些養老院,就是一間平房,里面住著幾十個人,很簡單。中國正在進入老年社會,中國的老年人也在漸漸地接受住養老院這么一種生活方式,你只要不脫離現實,而是與市場需求結合起來去做,就會成功。你首先就要去千家萬戶探訪到這些老人,跟他們說你們要成立養老院了,問他們愿不愿意來。也許這種思維對你來說太超前了,但我想說的是,成功者都是超前的人——等大家都覺得可以像俞敏洪那樣辭職離開北大的時候,他們已經沒太多希望了;等大家都想去下海的時候,那時候就可能遇到海嘯了,最后誰也回不來了。只有先行者才稱得上偉大,孫中山是中國革命的先行者——你現在再來喊打倒滿清,成立共和,就只能說是滑稽了。

  請你想想:中國的獨生子女這一代,千家萬戶養老的壓力有多大?你們做護士的,就有責任來做這樣的工作,而且它的市場前景肯定是無限寬闊的——這樣就不僅為你自己解決了作為護士的出路問題,你還可以再雇幾個人,解決更多和你有著同樣困惑的老護士的出路問題。

  楚:它有點超前。

  徐:這并不超前,只是你還沒有相應的素質能看到這一點,它對你來說是一個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挑戰。我們江蘇的一個縣級市就有這樣的機構,而且當地的老人都很接受它。如果你能再把現代醫院的先進護理理念帶進去,你的前途肯定會不得了——即使你不去做,也總有人會看到這樣的機會,就在這上面發大財。

  楚:我可以去參觀那些現成的養老院,學習一下。

  徐:對,你再去香港、新加坡、韓國、日本看看,回來就做這個,大有意義。當然,作為護士的機會也絕不僅僅就這么一個,放眼看去,中國的未來三五年都需要什么,你們就可以有無窮無盡的選擇。這里要求你有一種素質,就是不要只局限在體制內,按照體制內的思維方式思考問題,在體制內你只能“干耗”(對,就是這個詞?。?,我要求你到體制外——這個體制外指的就是院內院外、省內省外、國內國外——去發現你的機會。

  所以我想再總結一下:我曾經反復地講過,中國青年的問題實際上主要是缺乏商業意識、市場意識、職業意識、金錢意識。我剛才講了,假如你的口語已經特別流利了,你就可以來做我的秘書了,也可以做新東方老師了,還可以做外企的職員了,你干嘛還在為自己投錯了護士這一行而痛苦?

  你還缺少愛情意識,居然跟我說男人也可以不英俊,那是不對的。你對愛情也得有市場意識、商業意識和選擇意識。

  楚:對,我只有考研意識。

  徐:考研永遠是一種選擇,可這就像你去買了一臺車,卻沒錢加油,這臺車在你的手里就成了災難,懂了嗎?

  楚:我有無法釋懷的學歷情節。您是說去考研不如不考研好,是嗎?

  徐:并不能這樣說??佳惺呛?,但是如果沒有其他的東西來裝備你,僅僅是考研,你付出了代價很可能仍然得不到你想要的東西,這才是最悲慘的——你現在只是還沒有付出代價而已。假如你現在讀完研究生,到大學做了老師,月薪還是兩三千塊錢,你會不會感嘆“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”呢?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嗎?當然不是。你要的是金錢,是財富,你還要出國去旅行,你也要一個和睦家庭——結果當年是可以去和睦家的,你卻沒去。所以我并沒有說考研就會讓你得不到幸福,我說的只是,你自己要仔細想好,考研到底能不能給你帶來自己想要的幸福。

 
Copyrights ? 廣州統山教育信息咨詢有限公司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南谷網絡
電話:020-87568026 020-87560475    QQ:1123055085    Skype:gzwangxiao
广西快乐十分今天开 山东十一选五电视图表 配资炒股_杨方配资平台 河南快三 浙江麻将大厅 天津十一选五爱彩乐 福建22选5走势图带坐标 分分彩开奖号码怎么看 股票股市新手入门 期期准确提供生肖中特资料 权重股蓝筹股